→ 你當前位置:返回首頁 >>武夷圣跡                                
        佛光普照

武夷梵音清越悠遠
武夷山的天游峰,時常有佛光閃耀。
佛教,在武夷山中占有一席之地。
武夷山有三花峰,人云,三花并立象征著三教之花并蒂開放。三教,即儒教、道教、佛教。山北著名景點水簾洞之側早先蓋有三教堂,即這種三教并存現象的體現。民國《崇安縣新志》記載:崖(指水簾洞所停之巨崖)下舊有三賢祠,祀劉屏山子軍(按朱熹之師)、朱晦閹熹、劉岳卿甫,近由俗人改建三教堂,祀孔子、老子、釋迦。俗人不俗,改三賢祠為三教堂絕不是隨意之舉,它反映了武夷山豐富的信仰和民俗內涵;反映了源遠流長的三教爭榮的歷史現象。
武夷山佛教歷史悠久,它幾乎與武夷山道教同時萌發于唐朝。清越的梵音祥語與“六六三三疑道語”遍山呼應,佛封里的鐘鼓磬鈸聲與道壇上的嗚嗚牛角聲爭鳴一時。
千萬峰中梵室開。
“千萬峰中梵室開”這是柳永形容武夷山佛教鼎盛的句子。
武夷山籍的北宋著名詞人柳永比生寫了許多好詞,他所首創的慢詞開一代詞風,為后人所津津所道。他偶而也有詩作,但流傳極少,特別是少年之詩作更為鳳毛麟角。難能可貴的是,在他唯一的一首詠唱武夷山名勝《題中峰寺》的少年詩作中,寫了“千萬峰中梵室開”的佳句。這佳句形象地反映了唐宋時武夷山佛教鼎盛、寺廟林立的景象。據民國《崇安縣新志》第二十卷《宗教》統計:武夷山佛教興于唐朝和五代之時,共有寺廟54座,宋朝共有寺廟72座,迄到明朝,有100余座,清朝寺廟接近200座,民國以來明顯減少。該志書還記載:“本邑釋教徒以唐時哀壽禪師、扣冰和尚為最著,而宋之祖鑒大師、卯齋和尚次之,寺廟極多……”印證柳永少年詩作中的佳句,可識信之不廖。
△天心明月 永樂禪機
“千萬峰中梵室開”,開得最有氣派,迎來香客最多、香火最旺的數天心永樂祥寺了。禪寺初建名山心永樂庵,因其地處武夷山風景區方圓120里的中心,故名。清康熙間,鐵華國師的弟子果因重光這一名構,改名天心永樂禪寺。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名僧德容任住持,大興土木,廣增佛殿僧舍,弘揚佛法。至民國36年,先后傳七堂大戎,曹洞鐘鼓遍天下,武夷山成為佛教的“華胄八名山”之一。香火盛時,有僧眾100多人,極一方之勝,寺廟占地2.6萬平方米,飛檐曲欄,壯麗雄偉,殿宇基本保留至今。
1989年,寺廟重新開放。居住在寺內的居民陸續遷出。另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為天心永樂禪寺題額,各界人士又策劃修復和改造工程,目前主殿已落成,香火旺盛。

△天然佛寺 笑忘塵慮
在古建平里(今城東鄉)紫云巖,有一處抗金英烈劉合題詠的佛寺,名為天然庵。武夷山籍的抗金英烈劉合曾在此留連忘返,題寫了詠頌家鄉武夷山的碩果僅存的一首詩。
劉合是朱熹老師劉子軍的父親,是北宋末年的朝臣和著名武將。北宋靖康之變時,徽宗、欽宗被金人俘虜北去,劉合奉命出使女真貴族談判,因不堪被辱和拒絕利誘,自縊身亡。在家鄉之時,曾游天然庵,賦詩如下。
萬疊青山入畫圖,最高高處著浮屠。
薄云捧日晴還暗,小雨飛空有卻無。
山鳥避人疑俗駕,道人好客點云眠。
我來一笑忘塵慮,倒載踴輿日欲晡。
詩作者劉合此時的悠閑心情絕非日后馳騁于抗金沙場上的豪義俠情所能比擬的,心情隨環境而異,這是必然的現象。

△千年古寺 瑞巖禪林
名剎瑞巖禪林,位于武夷山市吳屯鄉。由唐朝貞觀年間墾辟武夷山新豐鄉的彭遷將軍之玄孫——建州兵馬都監彭墩建于唐朝的廣明庚子年間(880年),距今已有1000余年歷史,占地面積9600平方米,禪林全景225公頃。五代時,武夷山籍的名僧扣冰和尚最后在此卓錫。
瑞巖禪林始建時稱“瑞巖院”。宋熙寧元年(1060年,賜名壽圣寺。宋隆興初(1162年)賜名瑞巖寺。1989年底,經福建省人民政府批準正式對